您现在的位置:贵州开磷职工之家>> 职工刊物>>正文内容

掬来清泉润矿山

站在距开磷集团矿肥基地 10 公里外的两岔河水泵房边,放眼望去,在两岔河上游小桥河与沙沟河交叉口,有一座突起的蓄水大坝截河而立,清凉的河水在这里汇聚。水面上碧波荡漾,将倒映在水中的青山,揉成一块块破碎的翡翠,深谷中时有阵阵清风袭来,让人感到心旷神怡。

今年5月,从这里起步,清澈的河水将向东奔流,翻山越岭,带着无限活力与生机,全天候润泽开磷集团开阳矿肥工业园区,滋润矿区每一个职工、每一户百姓的新生活。

这是开磷人跨越半个多世纪的一个梦想。引两岔河水润泽矿区,确保矿区24小时全天候供应饮用水,从上世纪50年代开阳磷矿创建时提出构想,到 1966 年第一次掘井吸水,1979年筑拦河坝引流取水、2016年修筑拦河坝防沙蓄水,一直到2017年5月1日,实现矿区24小时全天候供应饮用水,至此,开磷人终于梦想成真。

这是承载着开磷人太多期待的追梦过程。开磷集团矿肥工业园区饮用水工程,在集团公司的关心支持下,在矿肥基地的统筹调度下,在各单位干部职工的全力配合下,担负着“掬来清泉润矿山”的使命,不畏艰难,一路前行。

这是肩负着开磷人时代重托的精彩拼搏。开磷集团矿肥工业园区饮用水工程,自开磷建矿以来有许多开磷人扎根深山,风雨兼程,汇聚智慧与汗水,探源寻流,筑坝蓄流,铺管引水,筑起了开磷集团矿肥工业园区生存发展的“生命线”。

这是矗立起开磷人绿色生活的一座丰碑。开磷集团矿肥工业园区饮用水工程,以2015年集团公司启动“矿区生活用水改造”项目为引领,无数建设者风餐露宿,夜以继日,无私奉献,圆满完成“两岔河蓄水库工程”和“矿区生活用水(管网改造)工程”,实现了开磷集团矿肥工业园区24小时全天候供应饮用水。多年来制约开磷集团发展壮大的开阳矿肥工业园区生存性缺水的难题从此破解。

一、半个多世纪的梦想和渴盼

1958年10月20日开磷建矿,是国家在第二个五年计划期间建设的全国三大磷矿石生产基地之一。1959 年 3 月 15日,《人民日报》以《三阳开泰》为题,报道贵州开阳、云南昆阳、湖北襄阳三大磷矿基地的资源禀赋及建设,开磷由此名扬天下。经过近60年的建设和发展,开磷现已成为集矿业、磷化工、煤化工、氯碱化工、氟化工、硅化工、碘化工、贸易物流、建设建材、物业服务等多元产业为一体的现代化大型企业集团。开阳矿肥工业园区是整个开磷集团重要磷矿石生产基地和坑口化肥生产基地,开磷集团在这里的员工、技术、资源最多,也最为集中。这里,也是开磷集团发展壮大的核心区。

半个多世纪以来,生活用水和工业用水,一直困扰着这里,地处云贵高原东侧梯状斜坡地带的开阳县西部崇山峻岭,生存性缺水成为制约开磷发展壮大的瓶颈之一。

为解决开阳矿区缺水问题,早在建矿初期,开磷人就近引用洋水河支流龙洞沟一个地下降泉的水作为矿区的生活饮用水。1966 年,开磷人又在两岔河挖掘一口吸水井,用管子引入矿区使用。

1970年,开磷人从离矿区8.7公里的九洞地下暗河引来山底泉水补充矿区饮用水。

1979年,开磷人在海拔标高1030米的牵公牛修建一个300吨蓄水池,通过管道将九洞地下泉水自流到300吨蓄水池处理后饮用。

1980 年,开磷企业发展速度加快,新增的九洞水源已满足不了矿区饮用水需要,开磷人又在牵公牛山下的两岔河修建了一个拦河堤坝,用水泵将河水抽进牵公牛净化处理后,再对矿区进行定时、限量供水。

1987年,开磷为了缓解矿区饮用水难题,投资57.58万元,改造了麻布田至矿区中心的供水管路;新增了罗家沟水源;分片区增建蓄水池;整改了片区间供水管路。当年实现了对矿区每天早、中、晚三次限时免费供水。

1995年,“六·二四”特大洪灾袭击开磷矿区,矿区供水管道被冲断、冲毁,整个矿区供水管网全部瘫痪。集团公司组织社会事业部、马路坪矿、沙坝土矿、建设公司、机电公司等单位几百号人夜以继日,大战六个昼夜,初步修复被洪水冲毁的矿区供水管网。

2000年以来,罗家沟水源枯竭,只有两岔河、九洞河2个水源地可以供水,而九洞河水源流量逐年减少,供应矿区的水大部分都是依靠水泵抽取两岔河河水进行净化后使用。

2007 年,九洞河、两岔河在丰水期月可供水 19 至 21 万吨,矿区供水仍然可以实行早、中、晚3次供水,每天总供水时间6小时。

2009年7月3日,连日大雨使马井坳一段山坡垮塌,将从九洞水源地向矿区输送饮用水的主水管完全砸断。在社会服务总公司组织突击队抢修爆管期间,矿区供水只能一日三次,每次50分钟,对于完全断水的金华片区职工群众,每天依靠中心公安分局用消防车送10吨生活饮用水,保障该片区职工群众最基本的生活用水。

2011年8月,贵州持续高温少雨,矿区干旱严重。枯水季节,社会服务总公司实行集中供水,尽管精打细算地做好蓄、供、分水工作,也只能确保矿区每天供应一次生活用水。

2011年、2012年和2013年,开阳矿肥基地不断发展壮大,但是矿区水源地供水量却逐年递减,要做到对矿区定时、限量供水越来越艰难,矿区广大职工群众也感到每天使用生活用水十分困难:

——要准确把握自己所住生活片区每天的供水时间,及时用盆、桶或锅等容器蓄备好家庭生活用水;

——家里每次洗衣物都要严格控制好洗衣物的数量、把握好洗衣物的时间,才能保证在片区供水的有限时间内将衣物清洗完;

——三班倒的职工休息时,若能够赶上供水时间内,在自己家里舒舒服服地洗个澡,确实是一件十分奢侈的享受;

——家里如果想安装一台燃气、电热或太阳能热水器,必须先在自己所住的房顶上安装蓄水箱;

——平时家里都必须准备有一包明矾,在雨季矿区供水混浊时,可以用来净化水;

——大部分职工群众家里平时都买了桶装矿泉水作为生活“常备物资”,以防备矿区饮用水意外断供;

“希望矿区每天24小时有洁净的生活用水供应。”

这是半个多世纪以来生活在洋水矿区的开磷人梦寐以求的渴盼!

“1976年冬天,在冰天雪地的茅坡,唯一的供水管子全部被冰冻上了,新建井工程处副处长金德庆和机修队书记雷兆才,要求大家砍木柴顺着水管烧,烧了半天管子也没有解冻通水,最后,还是机修队的万能员袁周带着冯亚隆、伍筑兴和段兴全等一帮青年学徒工,从茅坡山顶上抬来几块像方凳子一样大小的冰砖,将冰砖敲小,放在大铁锅里加热融化、沉淀过滤,充当日常饮用水,我们才做了大年三十的那顿年夜饭。说起过去曾经经历过的这些生活,现在的娃娃些根本无法想象。”已经退休在家安享晚年的贵阳市公安局中心分局洋水派出所指导员李冬友,当年是开阳磷矿新建井工程处茅坡基地食堂的炊事员,她对当年在茅坡山顶上破“冰”取水做年夜饭的那段艰苦日子,记忆犹新。

“十二五”以来,贵州省抓住中央政策机遇,树立绿色发展理念,加大水利工程建设投入力度,着力水资源的开发、利用和保护,出台了系列“治水”文件。省委书记陈敏尔指出,人的命脉在水,没有充足的水或者水被污染了,一切都无从谈起。

2015年8月31日至9月3日,开磷控股集团党委书记、董

事长何刚先后到息烽磷煤化工工业园区、开阳矿肥工业园区和开磷遵义碱厂进行调研。当何刚董事长在开阳矿肥工业园区社会服务总公司18号楼职工公寓楼调研时,清楚地了解到目前矿区饮用水供应现状后,他认真地对开阳矿肥工业园区指挥长姚金蕊和原社会服务总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王卫东说,我们要不忘初心,服务职工,整个园区要抓紧考虑实施矿区供水工程建设,争取早日实现矿区24小时供水目标。

2015 年 10 月 21 日,集团公司在矿肥工业园区三期工程建设专题会议上讨论决定:实施矿区内供水管网改造工程。

2015 年 11 月 20 日,原社会服务总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王卫东主持召开了矿区生活和生产用水平衡方案专题会,认真分析矿区目前供水困难的原因,并提出对策、措施。

2015 年 12 月 12 日,开磷股份公司又召开专题论证会议,讨论实施矿区供水工程,开阳矿肥工业园区指挥长姚金蕊认真协调矿区各有关单位,积极支持社会服务总公司组织、实施供水工程。

2015 年 12 月 30日,社会服务总公司又召开矿区生活用水平衡方案专题会,原社会服务总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王卫东在会上明确提出了2016年和2017年实施供水工程的阶段性目标;

2016 年 4 月 11 日,社会服务总公司总经理张道成将经过亲涉水源地考察、并组织专家反复论证的《矿区生活用水改造方案》上报开磷股份公司;

2016 年 4 月 15 日,开磷股份公司批准社会服务总公司2016 年资本性投资项目预算 997 万元的“矿区生活用水改造”项目;

2016 年 7 月 26 日,开磷股份公司批准社会服务总公司“关于矿区生活用水改造项目拟开工的请示”;

4 月 18 日,“两岔河储水工程”动工;

7月14日,“矿区生活用水(管网改造)工程”动工;

12月26日,两岔河储水库开始蓄水;

2017年4月下旬,矿区生活用水管网开始试通水;

“5月1日,开磷矿区实现全天24小时供水!”这好比久旱遇甘霖,高兴的人们奔走相告、欢呼雀跃。

三年来,供水工程承建单位完成一个个工程建设,终于实现了开磷矿区24小时全天候供水,这一牵挂了无数开磷人半个多世纪的矿区“饮水梦”终于梦圆!

二、 几代建设者的拼搏和奉献

“水者何也,万物之本原,诸生之宗室也。”

自1958年10月建矿以来,矿区饮用水供应一直很困难,几十年来,生活在矿区的开磷人为解决供水难题历尽艰辛:

“那些年,我们这些老家伙为矿区供水历尽艰辛,走进矿务局设计研究院的办公室,和鲁旱珍、梁宪仁、王振民、王惠民他们整天研究的是矿区供水的问题;走进矿务局生活福利科办公室,和张良春、刘连柱、杨开智、孙桂枝他们整天搞不完的还是矿区供水的事。矿区供水难,供水服务难,职工满意难,当时张金亭和胡显舜他们单位受考核时经常被扣分,他们常常自嘲:自己当后勤服务单位的领导是跳进了‘糠箩箩’。”一辈子为矿区供水工程操劳的已退休的原设计研究院给排水高级工程师廖时宣,当年还兼任生活服务公司水电队队长,他始终牵挂着矿区饮用水工程。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他就参与过对矿区饮用水水源地九洞和两岔河的勘查规划,张小丰、彭氐辉和张官容等领导与他们在一起讨论矿区供水难题时,大家都憧憬着:哪天矿区能够实现 24 小时供水,就谢天谢地了!廖时宣认为,当时开阳磷矿受企业的发展理念和经济条件限制,矿区供水工程投入大多只是被动地对旧的供水系统进行“修修补补”的改造。

“文革”结束后,开阳磷矿矿务局职工群众最爱听的话,就是矿务局局长姚继元说的“抓生活就是抓生产”这句名言。

1979 年,矿务局决定在两岔河修建一个拦水坝,该工程难点是从矿区至两岔河堤坝址没有路,很难将所需建筑材料运到施工现场。为了确保修筑拦水坝的材料供应,矿务局党委号召全局职工、家属积极行动起来,争为两岔河拦水坝工程做贡献,当时连在矿区中、小学校读书的学生们也都积极响应号召,放下课本加入建筑材料运输大军。整个矿区男女老少人人上阵,运土砖、背水泥、扛盒子板,翻山越岭到两岔河去!当年开磷人支援修建两岔河拦水坝的运输大军,构成了一道供水工程建设独特的风景线。

1979 年那个冰雪的冬季,建筑工程处处长兼党委书记王成贤率领两支施工队翻过牵公牛山梁,三班轮换大战两岔河。在修建两岔河拦水坝的那些日子里,建筑工程处施工队里的赵宽宏、谭顺和、杨启信和夏庆华等青年工人,白天在两岔河边顶着纷飞的雪花,迎着刺骨的寒风挖河槽、排泥水、拼盒子、扎钢筋、灌水泥,晚上就挤在简陋的工棚里,与累极了的工友们灌包谷酒、唱样板戏、侃人生事、吹新诗歌、做老婆梦,更多的是憧憬矿区早日供水……

1983年中秋节那天清早,矿务局福利科副科长刘连柱带领水电队的张成才、张兴武、屠道川和青年技术员刘泰鸿一起赶到两岔河抢修水泵,他们检查供电线路、排查机械故障、更换水泵轴承、安好空气开关后,已经是晚上8点多钟了。大家每人砍一根木棒棒提在手中,从两岔河水泵房后面,沿着被齐腰深杂草盖着的山路,一口气爬上牵公牛净化站,翻过牵公牛净化站向着矿区方向,几个人钻草丛、穿山林、翻土坎,越走越安静,越静越恐怖,大家一路上轮流唱歌、大声讲话、乱打“喔哦”,互相提劲壮胆,几个人连滾带爬地窜到离矿区炸药库附近的路上时,矿区午夜,月光更明……

1984 年,在矿区牵公牛净化站山顶上,正在祭奠未满五十岁英年早逝的供水专家王振民。在那沉痛的哀乐声中,1963 年与王振民一起毕业于重庆建筑工程学院给排水专业的同学和妻子王惠民,哭泣着朗读丈夫王振民的遗言:“民:我无悔一辈子为我的开磷找水、引水、供水,我走后,请将我埋在高高的牵公牛山顶上,我要天天看着两岔河那清清的泉水流进我的开磷!”

在曾参与两岔河拦水坝、牵公牛净化站等矿区系列供水工程设计的矿务局设计研究院给排水高级工程师、矿区供水总顾问王振民遗留的工作笔记中,看到这样的记录:“开磷矿区位于洋水河阶地上,矿区是由西南侧的狼鸡岭,东南侧的勒马山,西北的天堰山和东北以下的洋水河谷所构成的,南高北低,四面环山的尾槽谷地形。东西两翼连绵蜿蜒的脊岭带。由于喀斯特山区河流,流域内多裸露岩石,地表层涵蓄水源能力较差。在枯水和特枯水年份,枯水期降雨较少或长时间不降雨,河流的枯水流量除部分属浅层地下水补给外,主要是靠深层地下水补给。理论和实践证明:开阳磷矿矿务局矿区供水主要由两岔河和九洞深层地下泉水供给。”

“1987 年,矿区罗家沟深井泵供水工程竣工通水那天,召开了隆重的罗家沟深井泵供水工程竣工剪彩仪式,当时站在竣工庆典台上的有房金祥、彭氐辉、张官容、王亚军、张金亭、王立堂、廖时宣、刘恒凡等领导和专家。以后开磷发展得太快了,矿区单位多、人多、嘴多,水又不够喝啦。”已经退休的开磷集团矿肥公司工会副主席杨化仁,当年是矿务局生活服务公司办公室主任,他指着自己在竣工庆典会上照的那张有些发黄的彩色照片感慨地说。

1995 年,“六·二四”特大洪灾袭击开磷矿区,洪峰袭击后,整个开磷矿区水断、电断、路断、通讯断……矿区分水站至老 500 吨水池、分水站至莲花塘直径 425 毫米的主水管断了80 米;500 吨水池至轩辕寺片区直径 200 毫米的供水管断了100 多米;罗家沟至王家寨水池直径 150 毫米的供水管断了400 多米;分水站至招待所水池直径 100 毫米的供水管断了300多米;矿区8号楼、17号楼、2号办公楼、金中邮局、建设公司、加油库等地所有跨过洋水河河床的供水管道全部中断。集团公司组织社会事业部、马路坪矿、沙坝土矿、建设公司、机电公司等单位职工突击抢修被洪水冲毁的矿区供水管网。六天后,矿区所有水池可以上水,大部分生活区实现供水。

在抢修矿区被损毁管网刚开始最艰难的那18天,社会事业部的焊工金德明始终坚持站在河槽泥水里战斗,他有5天4夜连续工作,困极了就靠着管子打个盹,自己的手上被焊枪烧起了二十多个水泡、血泡,脸被焊枪烈焰烤黑了,脚趾被河中的泥沙搓烂了,他全然不顾。在抗洪抢险的那些沉重日子里,每个开磷人在深夜目睹——站在洋水河边抢修管子的焊工金德明烧起的火红的焊花,将自己那弯曲的身体辉映成一尊开磷人抗洪抢险的雕塑,都不禁肃然起敬。

时任矿务局副局长的王开义当时兼任全局管道抢修“突击队长”,他谈到“六·二四”特大洪灾后组织突击抢修供水管网时动情地说:“在抗洪抢险那些日子里,牵公牛那儿的水是几百号开磷人顶着烈日,冒着暴雨,身架累垮了,眼睛熬肿了,才硬接进矿区来的!”

2008 年初,罕见的雪凝突袭矿区,矿区供水管在连续冰冻的10天之内,接二连三地被冻断、冻裂:小学校背后的水管被冻断了,41号楼的水管被冻裂了,52号楼铁路桥边的水管被冻漏了,管道维修工人冒雪抢修;7月份矿区改建河西公路封闭施工,沿公路旁下埋的招待所桥头水管被压断,15号楼一带水管被铲断,原“雅香园”至3号桥水管被挖断,管道维修工人加班抢修,一切努力,都是为了保证矿区职工群众正常用水。

2009年7月,连日大雨冲刷使马井坳山坡塌方,突然将九洞水源地向矿区输送饮用水的主水管完全砸断,从断管处冲出来的水柱又不断地将管道基础周围冲塌……矿区供水量骤减,有的生活片区面临断水。时任社会服务总公司总经理的王卫东率领张道成、冯亚隆、原庆生、刘宗俊、刘钢强、张宪勇、康诚德、薛龙飞、蒋兴明、黄健勇、李卫东、罗方芳、颜昌武、张连贵、陈大清、王祥福、袁茂生、林世荣、余文明、张坚、刘震、颜晓松、史力、江涛、陈黔江和杨秀勇等各级领导和专业技术人员参加爆管抢修队,大家顶着烈日跨过小桥河,在蜿蜒、崎岖的山路上,在将近六七十度斜坡的山腰上,借助铲运机辅助拉拖,艰难地将钢铁主水管送到爆管抢修现场;张宪勇、胡胜利、黄云平、李学书、徐兴华等焊工,白天在烈日下赤膊上阵,挥汗拼搏小桥河,晚上夜以继日,挑灯夜战马井坳,他们将一块块铅锭融成管道封条,将一节节弯管割成接头角片,细心地焊成 U形管道两端的主水管接头,将九洞泉水引进牵公牛净化站。

2014 年 7 月 16 日,矿区遭受持续强降雨袭击,多处山体出现滑坡,极乐湾有八棵大树顺滑坡倾倒,斜靠在向两岔河水泵房供电的6KV高压线上。机电公司工程部秦正云带领张清华、任成远、张家兴和陈涛等七名抢险队员踩在坍塌的泥土上,佝偻着腰用柴刀在杂草荆刺丛中硬砍出一条路,用比大拇指还粗的麻绳牵引着清理倒塌的树木,迅速恢复供电,确保了两岔河水泵房供水用电。

2015年8月,控股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何刚想职工群众之所想,急职工群众之所急,解职工群众之所困,果断地将开阳矿肥基地矿区供水工程提上企业发展建设日程。

2015年10月21日,集团公司在矿肥三期工程建设专题会议上讨论决定,实施矿区供水管网改造工程。

在开磷矿区实施供水管网改造工程,是开磷集团稳定职工队伍、丰富矿山生活的民心工程,是促进开磷可持续发展的基础工程和生命线工程,是半个多世纪以来开磷人努力实现矿区全天候供水的民生工程。

社会服务总公司的建设者们为了使矿区供水管网改造工程尽快实施,早日惠民,发挥效益,他们以分秒必争的紧迫感跟时间赛跑。

从批准立项到开工建设,仅用了半年时间,一次又一次的现场调研,一项又一项的专题报告,无数个准确数据在社会服务总公司、开磷设计研究院等单位的设计人员们艰辛的努力下,变成了实实在在的设计成果,展示了矿区供水工程建设的“开磷速度”:

2015 年 12 月 30 日,社会服务总公司第二次组织讨论《矿区生活用水平衡方案》;

2016 年 1 月 19 日,社会服务总公司初步草拟 《矿区水平衡方案》;

2016年4月7日,社会服务总公司考虑在两岔河修筑蓄水池作为饮用水补充水源,拟定《矿区生活用水改造工程方案》并上报;

2016 年 5 月 16 日,社会服务总公司完成 《两岔河蓄水池工程施工方案》并上报……

三、 为了24小时全天候供水

按照集团公司部署和矿肥工业园区要求,要把矿区内供水管网改造工程和两岔河蓄水池工程建成优质工程、精品工程、民心工程,激励着每一个参与矿区供水工程的建设者。

工程需要准确地掌握水源地水情信息,原社会服务总公司党委书记王卫东,社会服务总公司总经理张道成,党委副书记张宪勇,副总经理原庆生与李卫东、薛龙飞、杨运平、王祥福、周询、陈大清、郑锦、官正强、潘兰海、陈星百等总公司机关、单位负责人多次和矿业总公司技术部副部长兼副总设计师王大勇、金中镇领导、茅坡村村主任等人,冒雨翻山越岭,徒步考察宝莲寺、下红马、板厂、皂角井等地,为矿区供水寻找新的水源点;设计研究院张翱翔、杨波亮和简学亮等专业技术人员,一年来,坚持对三潮水矿浆输送隧道水源点大小洞、宝莲寺水库水源点进行水文观测,为社会服务总公司供水工程决策提供了权威的水文观测分析报告。

工程需要准确地掌握矿区供水管网真实数据,2016 年初,社会服务总公司联系贵州开磷设计研究院有限责任公司,委托他们完成开磷矿区管网测量工作。由于设计研究院承担大水工业园工程项目太多,他们一时抽不出技术人员承担此项任务。矿区供水工程是矿区重要的民生工程,任务急迫,时不我待,社会服务总公司党委决定依靠自己的力量完成矿区管网测量工作任务。总公司党委书记、总经理张道成在班子扩大会上,点将由工程部女部长刘承碧和副部长王祥福负责完成管网测量任务。接到任务后,刘承碧、王祥福雷厉风行,迅速组织成立测量小分队。

五月流火,洋水沟酷暑难耐。刘承碧和王祥福每天带着黄庆、欧阳莹、杨帆等测量队员,头戴一顶麦杆草帽,手执GPS,顶着烈日,奔波在矿区各个生活区。一个多月下来,他们认真测量矿区供水管道的位置、距离、管径;仔细收集各个蓄水池供水片区定时、限量的用水数据;根据收集到的精确数据绘制成矿区 《水源地至净化站至各水池管网分布图》和《各水池至矿区楼房及单位管网分布图》。他们提供的分布图和精确数据,为工程项目投资预算、方案设计提供了详实、科学的依据。

工程招投标前,总公司工程部部长刘承碧要认真审核参与招投标的单位资质,检查准备的各种资料和招投标程序等工作的细节,主动联系集团公司、矿区相关单位和部门参与、监督工程招投标。总公司监察部部长杨俊不但认真对招投标工作进行监督,还组织部室人员对整个工程实施情况进行全程监察。在工程招投标、材料采购、管材验收、质量监督过程中,处处都可以看到杨俊、周田梅和赵灵玲等人的身影。

工程管材采购前,总公司采购部部长冯舒媛多次率领郑敏、吴德松等采购员到贵阳、都匀等地的钢材供应市场进行市场调查、广泛询价、认真比价,目的是采购到价格公道、质量过硬的管材。每一批管材运到矿区,总公司生活服务事业部副主任张宪勇和张丹、赵灵玲等验收人员都要对管材质量进行严格的验收。有一次,张宪勇和吴德松在验收管材时,发现有一整车钢管的表层存在许多深浅不一的锈蚀麻点,于是他们拒绝验收。又有一次,张宪勇和杨帆用游标卡尺测量验收刚刚送到的钢管,发现按工程合同要求这批DM150钢管厚度应该是5.5毫米,实测只有5毫米。按工程合同要求另一批的管材厚度应该是8毫米,实测只有6毫米,他们全部拒绝验收,供货商无奈只得自己拉回去,全部换上合格管材送过来。事后,有人问张宪勇:宪勇,你这样认真,不怕得罪人?张宪勇认真地说,供水工程是百年大计,也是我的职责所在,即使得罪人,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对矿区供水工程不能一包了之,社会服务总公司对工程项目的各个施工环节的监督无处不在。按供水工程管道材料使用规定,从市场上采购到的所有钢管,施工单位必须组织人员对其全部进行防锈处理后才能使用,细心的刘承碧和欧阳莹在监督施工单位对管子进行防锈处理的过程中发现,有的工人对管子除锈后,管子上打下的铁锈粉末还没有清洁干净,他们就开始刷防锈漆;有的工人刚刚草草了事地刷了第一道防锈漆,没有经过检验,又接二连三地刷完第三道、第四道防锈漆;有些已经刷过防锈漆的管子在运输时被擦伤防锈漆后,施工单位并没有安排工人及时补刷,等等。刘承碧她们当场指出施工单位在管子上刷的防锈漆不合格,责令其全部整改。事后,总公司领导表扬她们工作中的细心和负责任,刘承碧认真地说,细节决定成败,不能让管子上小小的防锈斑坏了我们矿区供水的大工程。

2016年6月15日,开磷设计研究院副总工程师陈文学、社会服务总公司总经理张道成、副总经理原庆生、党委副书记张宪勇和杨运平、刘承碧、官正强、潘兰海、罗方芳、薛龙飞、卜珍权、王祥福、江涛、李健等社会服务总公司有关部室领导一起冒雨赶到两岔河储水库工程施工现场察看施工情况。在现场,陈文学根据两岔河河床走向特点和两岔河蓄水池工程施工图,建议开磷设计研究院、矿肥公司和社会服务总公司协同落实储水库施工方案——将老堤坝溢水口往下清深3米,施工中要密切注意保护两岔河岸边路基,以“U”形方式清除河沙后再进行下步工程施工。

几天后,两岔河河床清沙工程结束,陈文学和开磷设计研究院的王语等有关专家又专门赶到两岔河施工现场,检查和指导施工,及时使两岔河蓄水池工程施工完全避开了顺着两岔河河床西侧辅设的输氨管道,确保从息烽磷煤化工工业园区连接到开阳矿肥工业园区的输氨管道不受影响。

2016年7月5日下午5时,贵州省安顺市水利电力建设总公司两岔河蓄水池工程建设施工队的工人,施工作业时不慎将原来填在河床底部从九洞水源地至矿区DM400供水主管挖爆。险情就是命令,刘承碧、王祥福、黄庆和张宪勇立即赶到两岔河,组织刘安康、王振明、曾强林、徐怀金和李金峰等工人进行突击抢修。抢修队员们赶到现场后立即投入行动:安水泵抽水、开蓄水闸门、拉放电源线、装配氧电焊、切割修补件……胖哥焊工胡胜利在大家的配合下,一直干到第二天凌晨4点多钟,才将被损坏的主水管修补好。抢修队的这“八条汉子”累得气还没有喘过来,王祥福又领着已经极度饥寒、劳累的弟兄们装填袋沙,大伙竭尽全力扛着一袋袋河沙代替关水闸板堵塞泄水口,使因抢修爆管放干了水的抽水池内迅速集水。第二天清早,当两岔河水泵房抽水机喧嚣声继续响起的时候,累得瘫软的胡胜利等人,早就倒在湿润的河堤上睡着了。

在两岔河储水库工程建设中,社会服务总公司组成由办公室、企划部、工程部、监察部和生活服务事业部等单位管理人员构成的工程监理队。他们“三班倒”跟班作业,全程跟踪进行工程施工的安全质量监督。

工程部部长刘承碧和副部长王祥福是业主代表, 施工单位的吴其明是项目负责人,双方在水库拦河坝建设过程中采用何种技术质量标准及其执行上没有少吵过架。

每天清早6点多钟,王祥福就从矿区赶到两岔河施工现场。他说,自己每天7点半以前赶到工地上,施工单位的工人们看在眼里,他们就不敢迟到;工程施工过程中,有些工人进行作业时不认真,铺设、捆扎钢筋网不合格,王祥福当场扯起钢卷尺逐一测量,凡是检查到铺设、捆扎钢筋网不合格的,他都立即要求施工单位项目负责人马上整改。王祥福还针对施工中存在的问题及隐患,及时向施工单位签发施工整改通知书,并监督执行。

刘承碧、王祥福和黄庆他们是按传统方式站在施工现场监督填筑过程。在刚开始对堤坝进行混凝土浇灌时,他们吃惊地发现施工队是按自己的配伍习惯操作,根本不符合工程施工技术质量要求,于是立即要求施工队整改。但是,施工队负责人吴其明不服气,王祥福就耐心地在施工现场按标准配伍计算给吴其明他们看,吴其明他们还是不服气,硬要按他们的配伍习惯施工,平时看着很和气的女部长刘承碧突然变成“黑脸女包公”, 果断地命令停工。这边,王祥福在施工现场耐心地对吴其明他们进行安全质量标准教育;那边,刘承碧派人火速赶到总公司工程部拿来《贵州省建筑工程预算定额及贵阳地区基价》一书。刘承碧和王祥福在施工现场,翻开书籍中对浇灌混凝土配伍的权威标准,反复地对吴其明他们进行宣讲,最终吴其明他们服气地接受批评,并且立即进行整改,严格地按浇灌混凝土配伍的权威标准执行。

两岔河储水库拦沙坝浇灌施工期间,正值雨季,山谷中时有洪水泛滥,有四次突发洪水冲击施工场地,硬将工人们已经架好的拦沙坝浇灌模子冲垮,王祥福、张宪勇他们总是第一时间赶到浇灌模子冲垮现场,积极、主动地与施工单位的工人和技术人员一起出主意、想办法,克服困难,在混凝土28小时初凝期内一次性完成浇灌任务,保证拦沙坝质量和结构整体性,高质量地按期完成施工任务。

中标承担《矿区内供水管网改造工程》的是贵州省清镇市建筑工程公司第十四工程队。在矿区管网改造工程施工过程中,该公司经理李兴明想了许多办法克服管道铺设时碰到的困难:当矿区管道铺设穿过北区涵洞时,因为当时天气太热,洞内污水发酵,大量有毒、有害气体上升,工人进涵洞作业十分危险,他就调来两台鼓风机,轮流对准洞内压入大量新鲜空气,保证了进洞铺设管道的工人安全作业;当矿区管道铺设要从洋水河西侧河堤穿过影剧院涵洞时,多年沉积、发酵的烂泥污水将涵洞全部填满,工程队组织黄显发班的工人先加班加点地掏完涵洞内的全部污泥,再派工人进洞作业,他和工人们泡在那条臭涵洞中流了几身臭汗,终于将供水水管穿到影剧院前面。

矿区供水管网改造工程施工中,最让李兴明头痛的,不是安全质量和工程工期控制,而是管道经过农民的土地时发生的扯皮。2016 年 11 月中旬,小寨水池管道才开始安装,就遭到当地一农户堵工,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先理顺人物关系,再理顺补偿关系,最后才理顺了管子走向的关系。

集团公司领导对两岔河蓄水池工程和矿区供水管网改造工程十分关心,每次集团公司领导到开阳矿肥工业园区开会或检查工作时,他们都要亲自过问工程进展情况。

2016年9月中旬,按《矿区内供水管网改造工程》施工方案,要从分水站将主供水管道铺设到马路坪矿山上的莲花塘水池,施工中多次碰到要与友邻单位协调的诸多问题,集团公司有关领导知道后,积极与友邻单位进行沟通和协调,使矿区供水管道顺利地铺设到莲花塘水池。

……

开磷建矿以来,为了圆梦“矿区24小时供水”,不知碰到过多少这样那样的困难,也涌现了许许多多为克服供水困难作出重大贡献的一个又一个开磷人,在企业不断做强做大的过程中,我们大家会永远记住他们。

四、 为矿区送来的甘露和清泉

2016年12月26日,省委书记陈敏尔在贵州省经济工作会议上表示,坚守民生情怀,落实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让经济社会发展更有温度,让人民群众幸福更有质感。

2017年6月1日,开阳矿肥工业园区指挥部在矿区洋水中心广场,播放1995年“六·二四”特大洪灾袭击开磷矿区的电视录像,对矿区职工家属进行警示教育。在观看电视录像时,许多职工群众一提起最近矿区实现24小时供水的事,便笑逐颜开地“忆苦思甜”:

——矿区职工吕东平说:“以前定时供水,我们下班回家晚了,想在家里洗个澡太难了,现在24小时都有水,方便多了!”

——“前几年,我做过饮食服务,要用大量的水,我都是在定时供水时间内先用大盆子接满水,再慢慢用,那时接进盆子里的水,沉淀个把小时,盆底就有一层细泥浆。现在从水龙头中放出来的水清亮得很!”职工冯松自豪地说。

——家住轩辕寺片区的职工家属李阿姨说:“我家那口子在井下上班,一般都在矿上吃保健饭。在家有时候他要宵夜,煮碗面条吃我都要先接好水,水桶里陈旧的水煮面不香。现在白天晚上都有水,他哪个时候想吃面,都可以用到新鲜甘甜的水。”

——住在职工公寓楼的年轻职工小张说:“我家那个“领导”刚生二胎,矿区现在24小时都有水,洗娃娃尿布方便得很,原来生老大的时候娃娃的尿布是要堆着洗的,唉哟,现在真是今非昔比喽。”

——前年招聘到矿区某单位的大学生小陈说:“上个星期我谈的女朋友刚刚回她的老家去,她说今年她想到开磷集团来应聘,她说开磷是个大企业,山好、水好,嘿嘿,当然开磷人更好!”

开阳矿肥工业园区指挥长姚金蕊坦言,开磷控股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何刚要求我们不忘初心,服务职工。我们在集团公司大力支持下,迅速启动、抓紧实施两岔河蓄水池工程和矿区供水管网改造工程,在开阳矿肥工业园区实现了24小时全天候供水,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他说,矿区实现24小时全天候供水,是开磷成功地进行了一次供水服务供给侧改革。集团公司为矿区职工群众提供了优质的供水服务,让矿区职工群众在日常生活细枝末节的变化中,切实感受到开磷集团不断发展壮大的温度,让工作在矿区的职工亲手触摸到幸福生活的质感。

矿区实现24小时全天候供水,增强了开磷发展壮大的助推力。开磷矿区无论是磷矿石生产,还是化肥生产都需要大量的高素质人才,操控井下采掘的各种大型无轨设备、生产化肥的各种现代化装置的主要人才来源都是大中专毕业的学生,过去我们招聘来的大中专毕业生,有的在矿区没呆多长时间就辞职走了,矿区生活环境留不住人才是一个因素。矿区实现24小时全天候供水,是我们不断改善矿区生活环境,创建绿色矿山、打造和谐开磷迈出的坚实步伐,我们在矿区是种好“梧桐树”必有“凤凰”来。

矿区实现24小时全天候供水,进一步稳定了开阳矿肥工业园区职工队伍。目前矿肥工业园区是整个开磷集团重要的磷矿石生产基地和坑口化肥生产基地,企业在这里的员工、技术、资源最多、最集中。解决职工最关心、最现实的问题,是集团公司牢记“利与天下、惠及员工”的企业宗旨,为职工群众谋幸福、为职工群众追求美好生活所做的一件实实在在的事情。抓好饮水工程,对于开磷集团稳定矿山根基,稳定职工队伍,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如今,开磷集团不断落实以职工群众为中心的发展思想,落实中央关于民生工作的决策部署,不仅仅交出发展、壮大的新答卷,更让职工群众在发展中获得更多实惠,从而为开磷集团的经济发展增添更持久、更强劲的动力。

“掬来清甜山泉水,滋润矿区新生活。”开磷矿区实现24小时全天候供水,向广大职工展示了更加美好的生活前景。令人欣喜的是,开磷集团创建和谐矿山、绿色矿山、环保矿山、旅游矿山的美好发展前景已在我们眼前。

让我们共同奋斗!

(图为两岔河水源   摄影  矿肥公司 文军)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